美食记者其实不好当!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hreefatcats

曾经一度很羡慕美食记者的工作。不管是哪国的百年老店来台开张、国际知名大厨来访还是当令食材上市,美食记者永远有名正言顺的机会可以抢先大快朵颐,近距离窥探美味的奥秘,简直是梦幻工作啊!

不过,相信每个人也经常会有同样的经验,看了某名人、美食家或某报刊的推荐,怀抱着(菜上桌时会发光,或是锅盖掀开会有龙飞出来)「名家推荐必然不同凡响」的期待与憧憬,兴沖沖的跑去嚐鲜,吃到最后却觉得,根本就没什幺特别的嘛!不禁想怀疑到底是推荐人品味有问题,还是受了餐厅的什幺好处!

过去总觉得这单纯只是口味不合的问题,每个人喜欢的东西原本就不尽相同,但后来发现有时不仅是如此。一个优秀老练的美食记者採访店家,不仅记录眼前的菜,更会仔细去挖掘它的脉络、它的情境、它的坚持,而这些故事,更在酸甜苦辣鹹之外,为眼前的食物多添加一份滋味,这份滋味,也许是人情,也许是趣味,更或许是记忆。有了它,味道就丰富了,厚实了。就像人们对所谓的家乡味总是回味无穷。而现在我们有时专注在拍照打卡、有时忙于聊天磕牙,忽略了这个部分,一道菜的箇中滋味或许就因而少了一点。

号称台湾「资历最久、吨位最重、评论最兇、吃得最多」的美食记者王瑞瑶,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,与犀利的笔锋,详实纪录下近年嚐到的好味道,及它们的故事,成为她的第二本美食书《还想吃:王瑞瑶美食报告书2》,有时甚至还为读者凹到大厨的不传之祕。西餐名厨张振民掳获各界政商名流的炉烤牛肉如何烤到粉嫩多汁?藏在新店深山中、帽子大王戴胜通大推的白斩土鸡,是如何油亮可口、齿颊留香?更有巷弄间让人暖心满足的传统小吃,像是华西街走过半世纪的老味道猪血糕,弹实绵密;盐水的炭火焙烤鸡蛋糕,外酥内软,都让王瑞瑶大呼极品。当然书中也附上了王瑞瑶推荐的餐厅指引,让饥肠辘辘的读者一饱口福。

其实,当美食记者也是有不为人知的辛酸。王瑞瑶就曾经受邀当台北牛肉麵节的评审,搭着计程车在台北街头的牛肉麵店间狂奔,三天内卧底吃完30碗牛肉麵,甚至有一天总计吃了七小时,一共13碗的纪录,光想都觉得骇人!撑到不行的王瑞瑶说:「15:00走到报社门口,我觉得自己像个怀孕七个月,大腹便便的孕妇,扶着腰、挺着肚,拖着浮肿的双腿,扛着沉重的脑袋,走进报社发稿。」但是,「在三个小时内灌下二大瓶1500cc的矿泉水后,我发现我又活了,我又能吃牛肉麵了!」

嗯,看来要当美食记者不仅舌头要比别人敏锐,肠胃乘载量和消化处理系统也需要天赋异稟才行!